<strike id="tfrth"><span id="tfrth"></span></strike>

    <noframes id="tfrth">

    <address id="tfrth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tfrth"></form>

     
    許昌日報客戶端

    請用瀏覽器掃描下載

    關 閉

    【遠山的回響】“臨時家長”的操心事

    摘要:

    00:09 / 02:39

    視頻鏈接http://news.cnr.cn/dj/20201109/t20201109_525323248.shtml

    點擊收看《每日一習話·遠山的回響》

     

      編者按:

      村莊中,汗水滴下種子發芽

      遠山里,忘我耕耘,希望在茁壯

      千年脫貧夢想

      百年躬身耕耘

      振聾發聵的決戰號角

      遠山陣陣回響,譜寫全民一心的戰歌……

      值此決戰脫貧攻堅收官之際,央廣網特別推出系列報道《遠山的回響》,譜寫新時代的山鄉巨變,揭開獻禮建黨一百周年的序幕!

     

      央廣網重慶11月9日消息(記者王啟慧)星期五下午,中益鄉小學門口熱鬧了起來,這所寄宿制學校的小學生們迎來了每周回家的時間。

      山巒巍峨高聳、延綿不斷,接連幾天的小雨,讓山里的氣溫比城區要低上幾度。穿過人群、過橋,譚梓涵沿著一條盤山公路向山里更深處的家走去。

      腳下這條通往家里的路沒有變,從譚梓涵上學起,爺爺和她一起走了4年;但這條路又變了:以前,這是一條泥土山路,坑洼不平,塵土飛揚,遇上雨天,半只腳都能陷進泥里,即便是爺爺牽著,譚梓菡不小心在泥濘中摔倒也是常有的事。而現在,那條令人發愁的路修成了一條平坦的水泥路,摩托車、小汽車、電動車……村民們上鄉鎮趕集一路順暢就能到達,到了放假回家的日子,路上都是孩子們追逐奔跑的身影。

      這條蜿蜒小路,也成為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脫貧的重要見證。

      “Miss He是從重慶來的,以后就是我們的英語老師了,可漂亮啦!”“奶奶,Miss He是特意考來我們學校的正式老師,她以后一直教我們,不會走的”……從中益鄉小學到全鄉七個村,孩子們從這里出發,迫不及待地把開學發生的新鮮事講給家里人聽。

      最重要的事

      深山至深,貧困之至。

      大風起時,林濤陣陣,山風吼鳴,一切人們對原始森林的想象,這里都有。

      這個位于“三山夾兩槽”地帶的鄉鎮,是重慶市18個深度貧困鄉鎮之一,這里的貧困發生率曾高達18.5%,土地零碎、土壤貧瘠、村集體經濟為零……

      在目之所及的更遠處——武陵山區大風堡原始森林深處的光明村,就是譚梓涵的家。而中益鄉小學,居于“三山夾兩槽”的槽底,地處偏僻,山區溝壑縱橫,從家到學校走路要用半個小時,家更遠的孩子甚至要用一個多小時,求學路常常是“兩頭黑”——上學天沒亮,放學太陽已經下山,碰上雨雪風霜天氣就更加艱難。

      譚梓涵回憶起一年之前,在太陽還未升起的清晨,從村里通往學校那條泥濘的路上,光亮像一根柱子一樣從爺爺的手電筒里被放出,她就是借著這根“柱子”爬上了中益鄉小學的課堂。一天兩次,一周10次上山、下山,上山、下山……

      在這里,求學路之難有了更具體的體現。

      “你要好好學習,要加油啊!”譚梓涵忘不了,爺爺去世的前一天,叮囑她的仍是要好好學習。也就是在最難的那段時間里,她也懂得了一個道理:上學是重要的事,是必須要上的,不管這條路多難走。

      差距正在縮小

      2017年,譚梓涵的上學路發生了變化——隨著脫貧攻堅的展開,中益鄉鄉村旅游、產業基地發展起來了,水泥路也從鄉鎮修到了7個村落人家的生活里。為了能讓鄉村里的孩子們上學更方便,中益鄉推進寄宿制建設,修建了可容納144人住宿的中益鄉小學學生宿舍。于是,在城里同齡人都還在父母庇護下生活的時候,譚梓涵就和其他40多個同學一起住進了學校宿舍,開始獨立生活。


    2019年8月,中益鄉小學建設完成20間學生宿舍并擴建學生餐廳(央廣網記者 王啟慧 攝)

      上學路的難題解決了,求學路上的難題還依然存在。

      在中益鄉小學,留守兒童的比例占將近三分之一,曾經的貧困逼迫著這里的青年人走出大山,在外謀生打工,被留在這的多是老人和孩子。

      貧窮拉開的不僅僅是鄉村兒童和爸爸媽媽之間的距離,也拉開了這里與城市教育水平的差距。

      從縣城到中益鄉,蒼山環繞,云霧繚繞在蒼翠之間,盤旋不盡的山間公路將車輛送往深山的更深處。

      車輛穿過隧道,等駛出時,何丹頓感一陣涼意:“山里的氣溫果然要比城里低,這簡直是一個穿越季節的隧道。”在隧道這頭的中益鄉小學,剛剛26歲的何丹開始了鄉村教師的生活——這是她心目中最向往的、最純粹的教書方式。

      很快,這個有著溫柔的面龐,一雙大眼睛的女老師發現,溫度只是城鄉間的第一個不同,而更大的不同也給她帶來了更大的挑戰。

      教室里,何丹坐在譚梓涵身邊,指著練習冊上的“music teacher”問她這是什么意思?譚梓涵有點緊張,抿著嘴回答道:英語老師。何丹無奈地搖搖頭,上周剛教的又答錯了。

      知識學到了,但是很快就忘記,這幾乎是中益鄉小學所有學生都在面對的問題。


    教室里,何丹(右)指導譚梓涵(左)做英語練習題(央廣網記者 王啟慧 攝)

      “有爸爸媽媽在身邊的小孩,學習有人督促,比如老師可以布置聽寫作業,請家長協助完成,可這里的孩子沒有,就失去了‘鞏固復習’的重要環節。”何丹很快找到了問題的關鍵。

      “即使是剛講過的內容,不復習也很容易忘。”何丹一度很無奈。對這里的孩子們來說,學習英語是個很大的挑戰。

      2019年,中益鄉小學的學生才第一次接觸英語。“不用說做題,連讀懂題干都是問題,一個短句子他們都很難讀完。”英語是一門陌生的語言。

      何丹第一次上課時,總能引得學生哄堂大笑,起初她不明白笑聲的原因,后來才發現,學生們總是把英語發音對照漢語取諧音。“比如pig,他們就會故意說成‘屁股’。”何丹選擇無視學生的調皮,希望讓他們慢慢習慣這門語言,學著接納它、學習它。

      不止是英語課,從縣城來支教的數學老師也發現,要求五分鐘內完成的算術題,縣城班里只有個別學生完不成,而在這里,僅有個別學生能夠完成。語文老師也抱怨過:上周教的,這周又“還”給我了。更讓老師們頭疼的是,周末作業很少有人完成——“周一早上都是在教室補作業的。”

      “他們都很聰明,只是基礎太薄弱,讀題都非常慢。”不少老師在交流中統一了看法——一是學校里留守兒童占比三分之一,無人看管、隔代看管普遍存在,祖父母們大多只關心孩子們吃好穿暖,在監督孩子學習方面基本參與不了,有的學生回家后還要放牛、做農活,回家基本處于不學習狀態;二是過去中益鄉太貧窮,缺老師,更缺專業老師,往往一個老師要兼好幾門學科,學生的學習基礎太薄弱。


    2019年,中益鄉全鄉脫貧(央廣網記者 王啟慧 攝)

      在中益鄉脫貧的路上,教育脫貧被當做重點推進。新建的宿舍樓、教學樓明亮寬敞;助學金、各類補貼保障孩子有學上、上好學;師資在提升,支教老師一年一年不斷地來;電子白板、多媒體設備進了教室,各類體育器材供學生使用。條件上的差距正被努力縮小,但老師們發現要想真正實現教育脫貧,必須要讓學生擺脫學習基礎“貧困”,讓他們的基礎“富足”起來、扎實起來,把良好的學習習慣培養起來。

      在同一片海域上,有人乘快艇,有人坐輪渡,有人只能自己劃小船。何丹此前任職于重慶市一家課外輔導機構,去機構里上課的學生有的是為“沖優”,有的是為“補短”。而中益鄉小學的孩子們沒有這樣的條件,他們唯一能夠依靠的就是學校里的老師——他們與未來之間的“擺渡人”。

      “臨時家長”的操心事

      晚上7點,中益鄉小學的教室還亮著燈,不大的教室里,學生和老師還在奮戰。

      讓校變成家,讓鄉村教師當好“臨時家長”,是中益鄉小學的應對之策。阻斷貧困代際傳遞要靠教育,經濟脫貧了是第一步,“教育扶貧”才是更為持久的話題。在這場脫貧攻堅的戰斗里,教師不能缺席,而在遠山里的鄉村小學,要想解決那一個個因為曾經的貧困而涌現出的問題,鄉村教師往往要付出更多。

      上完一天的課程,中益鄉小學老師們的工作還未結束,他們需要在課后繼續扮好“臨時家長”的角色。教室的課表里,下午三點放學后是課后輔導時間,晚飯后是晚自習時間,直至晚上八點。

      完成作業,培養學習習慣,對中益鄉的孩子來說是學習上的“硬骨頭”。

      “那我們就盡量在課后的時間里‘盯著’他們,陪他們一起完成,有問題當場就給他們解答。”利用這些時間,可以彌補因為基礎薄弱而被迫放緩的教學進度,但即便是這樣,目前中益鄉小學仍要比縣城里學生學習進度慢兩節。

      這是一個漫長且需要堅持的過程。何丹和同事們必須花更多的時間陪伴他們,做作業、答疑、查漏補缺,也唯有花更多時間去補足短板、努力追趕,才有縮小差距的可能。

      讓何丹欣喜的是,花時間下的功夫沒有白費,并以她意料之外的速度反饋給她回報。

      為了讓學生開口說英語,何丹利用早自習給學生們放英語聽力跟讀,最初,何丹看到的是不知所措和一張張“茫然”的臉,但幾周下來,她發現已經有幾個學生甚至能夠比錄音更早地把句子完整敘述出來。上課時,也不再有人在她讀單詞時發笑,他們認識到了這是一門有用的“工具”語言,開始認真學習了,這讓她感到欣喜。

      “多學一種語言就可以去更多的地方!”譚梓涵在電話里跟媽媽說。


    譚梓涵擔任班級圖書管理員,正在記錄同學借閱書籍情況(央廣網記者 王啟慧 攝)

      學生在學習,何丹也有新的東西必須要學。

      這些十歲起就住校獨立生活的學生不過都還是一些“小豆丁”,如果不曾受貧困的苦,如果父母不曾無奈外出務工,他們本應擁有完整幸福的童年,也不必早早獨立。可孩子就是孩子,總是需要大人照顧。“這些娃住在學校,吃也在學校,老師就是他們的家長呀!”有一次,何丹看到,一個學生發燒去辦公室找老師,班主任摸頭、測體溫、帶他去鄉鎮醫院,這個場景讓剛剛26歲的她真實感覺到——在鄉村當老師,真的要學會去當一個家長了。

      改變的力量

      生活在改變,學習在改變,一個更大的世界正在孩子面前徐徐展開。

      “我長大以后想做一個記者。”在越來越多媒體關注到這個大山里的學校后,譚梓涵的理想悄悄發生了改變。在她的未來里,出現了一個更有趣的職業——記者。

      “能見到更多的人,接觸到更多有意思的事。”譚梓涵渴望自己能像他們一樣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      “我希望他們接受文化熏陶,通過學習、教育,讓他們成為更好的人,做個堂堂正正的人,擁有自己理想的人。”何丹也曾是留守兒童,內向靦腆,學習成績一般。

      那時她在電視里看到加盟“小吃車”的廣告,覺得自己學習不好就算了,將來靠這個能賺錢也不錯。“但初二的時候,我的老師總是鼓勵我,我開始對學習有了信心,成績也開始變好,形成了正向循環。”也是在這個過程中,何丹發現了自己在英語方面的天賦和興趣。

      何丹把老師的關注和鼓勵譽為一種“改變的力量”。如今,她也希望自己能給眼前這些山區孩子同樣改變的力量。“讓他們在學習中發現自己擅長的方向,看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,擁有更多可能的人生。”

      更多可能性,更好的人生,是老師們希望通過教育給予學生的。“我們的學生都聰明得很,如果他們培養了強健的內心和專注學習的能力,以后不管去了哪里,他們都能很快拔尖。”中益鄉的老師相信,如果有一天學生們走出大山,也會有和城里孩子一樣充實、自信的人生——“因為他們后勁十足”。

      外面的世界滾滾向前,裊裊青煙縈繞在大山人家的房屋上方,眺望山尖,天邊開始泛紅,太陽冉冉升起,新的一天眼看著冒了出來,視線不遠處的中益鄉小學又響起了朗朗書聲。


    責任編輯: 連甲

    附件:

    黄色片做爱性感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